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无障碍浏览 |智能机器人
《芳华》的悲情与乏力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22
【字号:
打印

  青春总是迷人和让人充满激情怀想的,熟谙观众心理的冯小刚显然明了青春在人们心中特殊的意义和分量,他将青春这一永恒的文化乡愁与战争这一文艺创作永恒的主题巧妙糅合,使集青春、爱情、艺术、战争于一体的《芳华》拥有了更具电影表现力且超越和平年代青春类影片的强大气场和吸睛力,几乎具备了吸引和打动观众的所有元素。 

  战争年代的青春爱情是最令人动容的,毕竟战火洗礼过的青春最帅,风雨吹打过的玫瑰最美。炮火下的血色浪漫和悲情往往最能击中观众柔软处的神经,也最能净化心灵、唤醒人性,使观众汲取力量。然而,在看过《芳华》后,我一直无法用一句话来概括它的主旨。在我看来,《芳华》虽对人性的精神向度和心灵境界有所开掘,但由于缺乏立得住的人物事实逻辑和高远的格局立意,《芳华》仍被浅表和视觉化的感官审美所钳制,离思想的高度和深度尚有距离。为了迎合观众对美的视觉享受,《芳华》在刻画文工团生活和含苞待放的青春胴体上可谓足够细腻,那一张张出水芙蓉般的鲜嫩面容、轻盈妙曼的舞姿和白花花的长腿,以及那仿佛要从舞蹈服中喷薄而出的身体的确带给观众审美的愉悦和遐想,但这种世外桃源的华美记忆对《芳华》所要追忆的那个朴素年代来说,显得多么不合时宜。尤其是游泳池边追逐嬉戏的放浪笑声,以及始终围绕内衣、“大姨妈”、偷军装而展开的鸡零狗碎的琐碎情节,难以支撑住那个禁闭的纯真时代军人身上所葆有的红色气质和革命情怀,穿上军装的她们更像是一群在象牙塔里打情骂俏的美丽躯壳,并没有表现出军魂,作为文艺军人的责任使命和忧患意识也在她们身上几乎看不到踪迹。

  如果说《芳华》前半部分呈现的是一些脱离时代且抬不上桌面的小排挤、小纠葛的话,后面的战争叙事则企图为影片裁剪良知、反思人性提供注脚。但遗憾的是,由于缺少能够自圆其说的逻辑叙事,影片后半段所表现的历史节点、主线故事以及主人公在战火中的历练成长略显苍白潦草。在《芳华》里,两个心灵最美好的人是被集体抛弃和放逐的人,而上战场这样的光荣使命似乎演变成因为犯了错误被发配的一种惩罚;之后与主人公无关的散伙饭,16岁小战士的临终对话以及女兵郝淑雯为刘峰打抱不平的那句粗鲁的谩骂也让人感到有些唐突、生硬和鲁莽,这些站不住脚的情节处理和自恋矫情的碎片化表达拉低了影片的思想审美和艺术高度,使影片缺少了对那段特定历史和人物命运的反思、批判,以及对理想信念、生活价值、生命意义的追索。

  《芳华》当然也有其亮点。影片对特定历史时期人物的精神气质和生活细节还原较好,激发了人们对红色年代的青春怀想和对老一辈革命先烈的深切缅怀。尤其是身穿病号服的何小萍在月光下的独舞,可以说是整部影片最光辉有力和最具悲情诗意的片段。在没有舞台、没有观众、没有掌声的草坪上,她用美丽的舞姿舞出了人生的芳华,那是一曲对美好心灵和美丽生命的歌颂,是对战火青春的赞歌和挽歌。刘峰和何小萍,这两个被大时代碾压下的小人物在经过血与火的淬炼后,终于依偎在了一起,实现了从精神到心灵的觉悟、成长。

  总的说来,真正的战争精品要发掘人性之光,用激发人性之美的叙事和有意义、有价值的情节来衬托人生的纯洁和美好,那些在世界上享有盛誉的战争电影都恰到好处地表现了人性的光芒和人类精神的崇高。但《芳华》却似乎缺少了这样的深远立意和精神高度,表现了青春幻灭和理想沉沦后的虚无和无力。它虽然是冯小刚票房最高的作品,但并非是他最好的作品。他的悲剧并没有他早年拍的喜剧的力量强大。他的历史批判似乎总陷入一种不战自降的境地,批判的尝试最终成了虚晃一枪的姿态。作为体制外的一名“市民导演”,冯小刚驾驭反映人性高度和精神高地的大格局作品仍有其局限,因为他骨子里还是倾向于对社会的嘲讽和对神圣的瓦解,他更多的是想表现真实的社会现实和好人、老实人被伤害的人性之恶。擅长将飘在云端的电影拽到地面,盘剥掉艺术形式里高屋建瓴的虚假,于嬉笑怒骂中还原人生真相正是冯氏电影的风格。如果这样理解冯小刚,我想若用一句话来概括《芳华》主旨的话,是否应归结为“比战争更残酷的是人性的摧残”或“在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更为合适?

 
责任编辑:赵建华 高明博
附件下载:

上一篇:电影与电影评论 下一篇:新时代,文艺如何塑造英雄形象

相关文章